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长生从全真开始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铜镜的面纱

第三百四十八章 铜镜的面纱

 热门推荐:
    对这祖巫部落,徐天涯本还有着颇强的好奇心,可此时,徐天涯也没了兴致,在地玄的引领之下,在这祖巫部登记,领了巫令之后,便匆匆出了祖巫城。

    地玄显然也明白徐天涯的心绪,他当年,第一次见到这一幕时,也是失魂落魄了许久许久。

    也是那一次,他才彻底明白,每隔百年那所谓的上供,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当初曾立下誓言,穷及一生,也要改变这种残酷的处境。

    距离立下誓言,已经过去了数万年,当初的热血,已经化为隐忍,虽然已经晋升了真仙之境,但距离那立下的誓言,还是无比的遥远且漫长……

    甚至,他都完全看不到希望所在……

    一路无言,两人埋头赶路,同时感悟着法则。

    百载春秋过去,两人终于立在了不周山下。

    十二祖巫诞生于不周山,自然,从巫族横行开始,不周山就已经化为了洪荒的禁地。

    只不过后来巫妖大战过后,见妖族种族无数,妖多势众,巫族便改变单打独斗的策略,开始拉拢其他种族,慢慢的,也就开放了不周山。

    至如今,也就演变成了巫族一方的机缘福地,每时每刻,都有不知道多少各族强者踏入不周山,闭关悟道。

    只不过,纵使开放,巫族也在其中定下了诸多规矩,不准动武,只是最最基本的一条。

    巫族定下的规矩,自然没有人胆敢违背,不过规矩归规矩,总是有空子可钻,再加之族群无数,相处一地,自然也不太可能完全一团融洽。

    虽不能动武,但也少不得摩擦,毕竟,在不周山这种闭关悟道的地方,要害人,可不是非要动武。

    人族势弱,在缴纳了费用之后,两人进入不周山,就尽量远离其他种族之人,避免发生纠纷。

    地玄明显不是第一次来不周山,轻车熟路之下,便领着徐天涯来到了不周山下的一处山洞之中。

    “不周山盘古气息威压浓郁,道友可自行尝试,虽说越往上,盘古气息就越浓郁,法则也越清晰,但道友切莫逞能,什么时候,都记得留几分力。”

    “不然的话,若有其他种族不怀好意,随意使点手段,盘古气息镇压再加之法则反噬,那可就万劫不复了……”

    徐天涯点了点头,步子迈开,离开了这处山洞。

    在这盘古气息威压之下,领悟法则,本就是祸福并存,而且,两人修行方法则不同,若是处在一处,容易引发法则波动,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初至不周山,徐天涯有着太多的好奇。

    他自然知道,不周山乃是盘古脊梁所化,是真真正正的顶天立地,也是名副其实的天柱!

    在天地初开,清浊不稳之时,正是因为这不周山的存在,才让这方洪荒世界,扛过了混沌的侵蚀,避免了清浊合一,回归混沌的结局。

    也正因为如此,这不周山之地位,在这洪荒之中,也被称为洪荒祖脉,万山之祖!

    不周山之大,至少徐天涯这真仙之境的修为,难以探查清楚,不仅仅是近乎无边的浩瀚,而且,徐天涯发现,这不周山似乎是介于虚实之间。

    仅仅心神覆盖范围之内,他就感知到了数个洞天福地的入口!

    要知道,洪荒世界随随便便一方洞天福地,都是不亚于中千大世界的存在,甚至有些洞天福地,都相当于大千世界!

    可见,不周山撑起的,不仅仅是洪荒天地,甚至可以说是撑起了诸天万界!

    至于其他的,徐天涯也感知不到,他只知,这不周山的伟岸,绝对超出了他的想象!

    立在原地感知片刻,徐天涯才缓缓迈开步子,一步一步的沿着山脉而上。

    倒也不是他不想御剑腾空,只是在这盘古威压之下,真仙之境,根本无法腾空,在山下时尚且还好,威压虽也浓郁,但至少行走还是没有太大问题。

    但一入不周山,便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真仙之境,也是如同世俗凡人负重而行一般,步履维艰!

    徐天涯能够清晰感知到,这种威压,不是针对身躯法力的任何一种,而是直接针对法则!

    无论何种法则,皆是有相应的法则威压存在,世间生灵,没有谁可以避免。

    但在这法则威压之下,毫无疑问,平日里晦涩难悟的法则,也是变得颇为清晰,甚至,越往山上走,就越清晰……

    思绪流转,徐天涯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那些分身,若是将分身全部汇聚在此参悟,再借助世界之心的悟道之效……

    环视四周,尽皆是一棵棵货真价实的参天古树,就连花草灌木,都是道韵流转,任何一样,放在其他世界,都可以称得上稀世珍宝。

    目光流转,最终定格在了一处峭壁之下,一步一步的走进,唤出长空剑,平日里可轻易撕裂空间的存在,在这不周山,甚至连破开岩壁都有些费力,当然,这也是法则威压的原因,不周山本身的质地,自然不可能如此之坚硬。

    一剑接一剑的挥下,数天时间,才彻底开辟出一个颇为宽敞的石洞,最终,徐天涯便将所有分身,尽皆唤出,于这山洞之中修行着。

    而徐天涯自己,在将这山洞隐蔽好后,便再次出了山洞,一步一步的朝不周山上而去。

    他如今的修为,已经可以说是步入了真仙后期,就算是距离金仙之境,也算不上遥远。

    如此修为,在这威压之下,他感觉自己,还可以上再往山上不少。

    一路前行,虽也有不少其他种族之人同行,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毕竟,在这不周山上,但凡洪荒生灵,不自觉的就会保持几分敬畏之意。

    数月过后,徐天涯才终于停下脚步,身旁有不少巫妖二族的强者,还在不停的向上攀登着,众生灵皆保持着足够的距离,不曾言语,也不曾接触。

    最终,徐天涯盘坐在了远离上山道路的一处山坳之中,心神散发,冥冥之中的道韵流转,身躯之中烙印的剑道法则,亦是随之而动,一柄不可视的长剑虚影,亦是悬浮在了徐天涯身后。

    只不过,这长剑虚影,明显残缺了一部分。

    这,正是徐天涯自身剑道法则的一个投影!

    此时,徐天涯心思空明,已然置身无数的法则海洋之中。

    往日晦涩难见的大道法则,此时已是隐隐约约,虽然还是极难参悟,但较之在其他世界,无疑上了不止一层楼。

    闭关修炼!

    如此,岁月稍然流逝。

    如此数百年过去,徐天涯却是突然睁开了双眼,眼眸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惊疑之色。

    片刻之后,他一挥手,剑化天地,虽然在盘古威压之下,覆盖范围大大减小,但构铸一个可靠且不被窥视的空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很快,徐天涯便出现在了识海之中。

    那神秘的铜镜,亦是映入了视野之中。

    此刻,他清晰的察觉到,铜镜,竟然在缓缓的吞噬着盘古气息!

    而且,随着吞噬的持续,铜镜之上那一条时空长河,竟有愈发璀璨的迹象!

    无尽时空,诸天万界,此刻,竟演变成了一幕幕画卷,过去,未来,现在,每一副画卷,又有无数个分支变幻,化作未入仙境之生灵在此,恐怕第一瞬间便会被这变幻冲击成白痴!

    突然,徐天涯神色蓦然一变!

    似乎是因盘古气息影响的缘故,他第一次发觉了这时空长河的不对之处。

    其中有许多世界,似乎有些虚幻!

    尤其是涉及到过去与未来的时空分支,更是如此!

    此刻,徐天涯心中震荡!

    世界如芥子,新生又破灭,世界如泡沫,虚幻与真实……

    所以,那一条时空长河,过去与未来,幻想与真实,其实绝大部分皆是虚幻!

    自己曾经去过的不少世界,也皆是虚幻与真实并存!

    铜镜的法则,从来就不是什么时间空间,而是虚幻!

    不!

    应该是虚幻与真实并存!

    震撼之间,徐天涯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轻抚空间戒指,当初自凡人世界获得的幻天镜出现手中。

    幻天镜,幻化天地,幻化生灵,无物不可幻化!

    但这幻天镜,终究只是虚幻!或者说,只是泡沫,一触即碎!

    而这铜镜,虚幻,真实,皆可演变!

    它,似乎和自己走的道路,并没有什么区别!

    以剑道为根基,融入三千剑道!

    它,也是以幻化为根基,幻化世界一切!

    空间,时间,生灵,物质……

    “咕隆!”

    徐天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惊骇!

    看着那真实与虚幻并存的时空长河,徐天涯突然明白,这铜镜,定是曾经在这条道路上走出了颇为遥远的距离……

    而后,也定是遭遇了某种劫难!

    从而再附身至自己身上……

    那么,这样说来……

    自己脑海中那些剧情的记忆,也是虚假?

    还是铜镜幻化演变的未来?

    徐天涯抿了抿嘴唇,心神缓缓朝铜镜那时空长河覆盖而去,这一次,不同以往,他竟轻而易举的融入了时空长河之中。

    心念一动,时空长河,竟随之而动。

    外界不周山中,徐天涯睁开双眼,那一面铜镜,已是悬浮手中!

    “呵……还是对我有所保留嘛……”

    徐天涯轻笑一声,他依旧感受不到铜镜的太多信息,甚至连品级为何,都感知不到,但他却可以操纵铜镜的威能!

    而这威能,也远远超出了如今自己真仙之境的修为!

    “罢了,你都隐藏了那么久,就继续藏着吧,待有朝一日,需要你了,你在出来……”

    感悟许久,徐天涯才微喃出声,那铜镜,便再次悬浮识海,亘古不变。

    他没再关注铜镜,显然,有些东西,他还触及不到,也难以窥得。

    一切皆是虚幻,唯有自身实力,才是最真实的存在。

    思绪流转,最终缓缓平息,惊骇不存,徐天涯亦是再次陷入空明之中。

    法则流转,自身法则的感悟,亦是缓缓的提升着。

    这一次闭关时间,也远远超出了以往的任何一次闭关。

    每隔万载,徐天涯便会起身一次,朝着不周山上前进数千里,一连十来万年,也不过刚到山腰位置。

    但哪怕仅仅只是山腰,也足以彻底俯瞰整个洪荒大地。

    只不过此时,徐天涯自然没心思去看什么风景,他此时,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法则之中,每每修为有所增长,他都会全力而行,至更高之地。

    有着铜镜的护身,也免去了许多本需要担忧的后患,毕竟,铜镜在这不周山中,可没有受太大影响!

    以铜镜的威能,许多危险,也不再是危险,若是遇到连铜镜都解决不了的存在,他真仙之境,全力以赴都没用,这一点,徐天涯倒是看得很开。

    如此,又悟道了近十万年,真仙之境几近巅峰,徐天涯从闭关悟道状态之中清醒过来。

    立在不周山山腰之上,俯瞰洪荒,纵使数十万丈的高峰,在不周山面前,也是渺小如蝼蚁,那本应恢宏恐怖的巫族,妖族真身,此刻映入眼帘,却也没了丝毫恐怖之感。

    环视一眼,徐天涯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一个方向,源自血脉的悸动,清楚的告诉他,在那里,便是人族的诞生之地……

    也就是,人族祖地!

    只不过,人族祖地,处在了巫族的老巢之中,被巫族完全包裹……

    目光定格许久,徐天涯才缓缓收回目光,步子迈开,一步一步的朝山下而去。

    不周山一切如旧,二十万载春秋,对不周山而言,只不过是那诞生无数载中,极其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徐天涯也没有心思去寻什么宝物,至如今他这个境界,自然知道,宝物有灵,皆是会自主择主。

    若没有达到要求,除非修为远远超出了宝物的等阶,强行炼化,如若不然,也只能干看着而已,就如同自己识海中的铜镜一般,若非它主动放开限制,自己,恐怕至金仙之境,都难以揭开它最表面的面纱。

    至于强行炼化,真到了那个境界,又岂会在意远比修为低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