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忍界搞咒术回战 > 第十二章 该死的世道

第十二章 该死的世道

 热门推荐:
    最后这一顿饭吃的是索然无味,草草收场。

    慎司可不是什么圣母婊,没有吃人一顿饭,就非得帮人家把仇报了的傻缺念头,最多走的时候多留下些餐旅费。

    飞段更是没觉得那老头儿说的那些话叫事儿!

    不就死个儿子嘛,算啥啊!

    这世道,哪天不死人?

    吃完饭后,慎司和飞段回房间休息。而老大爷的儿媳带着孩子则是回了娘家,估计是怕人说闲话。

    不知不觉中,夜深了。

    慎司突然睁开眼睛,准备悄悄的溜了出去。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门外居然坐着一个人,似乎是在专门等他一样。

    “夜已深了,小哥儿这是要去哪啊?”

    “嗯?你在等我?”

    慎司有些疑惑,而在月色的映照下,老大爷的面容却十分平静。

    “你和你的那个同伴应该都是忍者吧?”老大爷没有回答慎司的问题,而是用肯定的语气自问了一句。

    “我们这个村子偏僻的狠,往常连商队都很少路过,所以很少出现生面孔。你们刚进村不久,我就躲起来开始观察你们了。”

    慎司闻言微微一挑眉,“为什么?”

    老大爷叹了口气,“怕了。”

    慎司若有所思,似乎明白了什么。

    接着就听老大爷继续说道:“我不确定你们的到来是否会给这个村子带来伤害,所以明知道你们可能是很危险的人物,我也只能主动过来询问,然后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把你们带回来。”

    “你是怕像那一次的惨剧再一次发生?”

    “唉,我们好不容易才过了几年安稳日子,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怎么能不怕。”

    “所以你就站在这,想要阻止我?”慎司有些好奇。

    “我一个糟老头子能阻止的了什么。”老头子摇了摇头,“不外乎是赌一次罢了。”

    “赌赢了回去接着睡觉,赌输了也不过是一睡不起,像我这把年纪,早就看开了。”

    慎司点点头,“难怪吃完饭之后,你就找借口把家里人都打发出去了,是怕连累家里人?”

    老大爷默然不语,其实他原本是想把这两个外来者给稳住,然后先带着儿媳孙子到外面躲两天的。

    但是外面也并不安全,常有野兽和强盗出没。

    他们这个组合老的老,小的小,唯一的青壮还是个妇人,真遇到什么豺狼虎豹也活不下去。

    而经过这小半天的接触,在他刻意的几次试探下,他发现可能情况并没有那么糟。

    虽然另外那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但眼前这个人却一直有所克制,并几次制止了同伴的发作,这无不证明了眼前这个人是个可以正常沟通交流的存在,并且有一定概率不是滥杀之人。

    所以他才选择自己留下来,探明对方来意。

    老而弥坚,这是个明白人!

    而且胆子很大!

    这便是慎司对其的评价。

    在这个世界里,最艹蛋的就是普通人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而只取决于‘不速之客’带来的是善意还是恶意。

    “放心吧,我对你们这里并没有什么兴趣,天亮后我们就会离开。”

    “那老头子我便放心了,哎呦,都这么晚了,睡觉,睡觉了。”

    得到了让自己安心的答复后,老大爷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至于都这么晚了,对方为什么会突然跑出来,要去干什么,他则是问都不问,一点也不想知道。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的道理,他怎么可能不明白。

    他只需要确定对方并没有恶意,就已经足够且心满意足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慎司却突然问了一句:“晚上的时候,你讲的那个故事是真的吗?”

    “句句属实。”

    “那你恨那些忍者吗?或者说你有想过要找他们报仇吗?”

    “像我这把年纪了,恨不恨的还重要吗?我一个糟老头子还能带着孤儿寡母的去找谁拼命吗?”

    老大爷苦笑一声,然后接着说道:“我啊,从来就没想过什么报不报仇的,也不敢想。现在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晚年,帮忙照看着孩子长大。”

    “明白了。”

    慎司轻轻点头,然后朝着某个方向离开了。

    而看着慎司的背影,老大爷的眼神中却有一丝痛苦之色一闪而过。

    很显然,丧子之痛又哪里像他刚才说的那样轻描淡写?

    可是就算再痛苦不甘又能如何?

    老头儿在事后确实是旁敲侧击多方打听出了那些忍者的身份,可然后呢?

    当初给村子带来灭顶之灾的两伙忍者,一伙是水之国来的雾隐间谍,另外一伙儿则是追击敌人来此的木叶忍者。

    而杀死了他儿子的那颗巨大火球,正是一名为了杀敌保护同伴的木叶忍者所释放!

    被自己国家的守护忍者所误杀波及,身为火之国的子民,他一个糟老头子又能如何?

    至于事后的补偿也不过是帮助他们重建了村子,以及一些金钱粮食上面的补偿。

    而死去的那些人...便死了。

    这,就是战争!

    所以像报仇这种事,他们想都不敢想过。

    对于忍者,也只有恐惧,没有其他。

    就算退一万步,这个仇该找谁来报?

    是那些好巧不巧跑到这里来的雾隐忍者?

    还是那个释放出了火球误杀了他儿子的木叶忍者?

    站在前者的立场上,因为是战争期间,且双方敌对。所以自然不会在乎敌国村民的死活。

    而站在后者的立场上,面对敌人自然要全力以赴放手一搏,如果因为害怕波及到其他人就束手束脚的话,反而可能会害死同伴甚至是自己!

    这么一看的话,似乎谁都没有错。

    那么错的到底是谁?

    大概...是这个该死的世道吧!

    “今天的月亮...真圆啊。”

    “滚开!你挡着大爷的路了。”

    老头儿刚若有感触的抬头赞叹了一声,就立刻听到身后传来的开门声,以及那句毫不客气的驱赶。

    老头儿被吓的瞬间打了个哆嗦,忙回头一看,就看到了飞段那张仿佛刚吃完席的死人脸。

    “你...怎么也出来了?”老大爷连忙转换了笑脸出来问道。

    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狐假虎威的‘虎’...刚刚出去了,恰巧不在!

    而没有了‘虎’的阻拦,他这只没有半点武力威胁的老狐狸该怎么面对一头之前就恨不得宰了他的野狼?

    夭寿了!

    还是赶紧服软说两句好话吧,这家伙看起来确实是不太聪明的样子,说不定能够糊弄过去。

    然而让老头儿所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似乎对他根本不感兴趣。

    “你们两个站门口哔哔了那么久,当我聋啊?赶紧的让开,他往哪边去了?”飞段极其不耐烦的说了一句。

    老头儿果断就把慎司给卖了,指着一个方向,“那边!”

    “下次再敢说我脑袋不好使,杀你全家,听到没有?”

    恶狠狠的瞪了一下眼睛后,飞段急忙追了上去,身影迅速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而被警告了的老大爷也是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咬牙转身也朝外面走去。